citrusvert

【威士忌组登月计划】不悠长假期

9月12日 01:00

  

*家庭煮夫苏格兰想要休假

*非常无脑且饱含stereotype式ooc的夸张甜饼,全文字数约7k8,苏格兰右,威士忌三人组的cp向纯属胡编的日常

  

- 

  

当一周一度的三人晚餐暨“联合任务禁止内讧检讨大会”在鸡飞狗跳中进行到会后清扫环节时,苏格兰瘫倒在沙发上长叹了一口气,说,我想放个假。

  

那时夏天已经接近尾声,最后一丝暑热被出租屋年久失修的空调吹得很浅淡,波本站在厨房水槽旁愤愤不平地洗着白衣一角的咖喱渍,随口应道:“好啊,那我和你一起去,就我们两个。”

  

“恕我提醒,你从明天开始每天都有任务。”

  

莱伊靠坐在沙发旁,好整以暇地从烟盒中抽出一支烟。显然他也没能在方才的餐桌大战中讨到任何好处,全身上下只剩那顶意义非凡的冷帽还称得上干净,好在他向来擅长在各种窘迫的境况下保持冷静——或是假装很冷静。在莱伊第三次因为指尖的咖喱酱汁手滑将打火机掉落在地板上时,苏格兰终于忍无可忍,伸手从茶几的木盒里扯出一张餐巾。

  

“卫生间也有水龙头,你可以去那里洗,”他隔着一层纸巾大力抹蹭着莱伊手上的枪茧,说不上是帮他擦手还是泄愤,“还有,打火机这种东西摔太多真的有可能会爆炸。”

  

“哈,你指望这个美国佬有常识,”波本发出一声讥讽意味十足的笑,尽管那个本该阴冷邪魅的表情因为他鼻尖的饭粒显得有些滑稽,“我就说和他住在同一间屋子会是个灾难——”

  

“还有你,波本,你拿的那罐不是洗衣粉,是浴盐,”苏格兰无奈地扶起额头,努力提高音量盖过莱伊挑衅的轻哼,“你确定要那么大力搓吗,你的衣服要破掉了。”

  

-

  

仔细想来,同居以来自己似乎没遇到过什么传统意义上的好事。

  

入夜,两位麻烦制造机终于各自冷着一张脸回到卧室睡下,苏格兰才从丢了满地的抱枕和破布中刨出那件缀着粉红色荷叶边的少女风围裙,压抑着内心的本日第三十三次哀叹,任劳任怨地来到了仿佛被哥斯拉踩过一脚的厨房。其实今天的开场本来还算和谐的,如果忽视那两人带回来的这件围裙的话。他在上次的交易任务摔伤了手臂,行动多少有些不便,于是今天相对简单的狙击任务只由波本和莱伊两人负责。这只是个小任务,苏格兰,他们可以的,他在家里准备着晚饭如此自我安慰——然而这个任务大概是太简单了,简单到那两人待命期间甚至走了个神,用瞄准镜远程把隔壁街区的女性向便当用品店看了个彻底,并就“送哪一条围裙给苏格兰当伴手礼比较合适”进行了激烈而深入的探讨。咖喱煮好时是下午五点半,苏格兰接到手下报告员的电话:“波本和莱伊又吵起来了。”

  

“哦,是吗,”他见怪不怪地打开电饭锅,“所以目标击毙了吗?”

  

“击毙倒是击毙了,可是……”

  

报告员欲言又止地顿住了话音。哈,果然,又来了。苏格兰深吸一口气,对着新鲜出锅的热腾腾的大米和颜悦色道:“没事,你尽管说下去。”

  

“……嗯,也没什么,”手下的语气中带着恰到好处的恭敬与疑惑,“只是任务完成后,他们没直接离开现场,而是去了隔壁街区的一家店,还在店门口做了五轮以上的石头剪刀布……”

  

咔嚓一声脆响,苏格兰手中的木勺生生崩出一条深刻的裂纹。

  

报告员话音随之一抖:“……然后他们到现在还没出来……那、那个……”

  

“嗯,好的,没事,没关系的,我知道了。”

  

苏格兰一边温柔地如此安抚受惊的下属,一边默默在心里把今晚的定位从亲友聚餐换成了检讨会。然而尽管自认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他还是低估了另外两人的幼稚程度。

  

“虽然我猜拳输了,但绝对还是黑丝兔女郎套装比较好。”

  

莱伊拿着罐黑咖啡,丝毫不在意傍晚摄入此类兴奋剂饮品可能会给他睡眠带来的负面影响,而波本吃着咖喱,仍不忘示意苏格兰去看看那条粉红粉红moemoe的新围裙。“如果按你那糟糕的眼光来选,再美的人都会被埋没掉,”波本嘲讽道,“而且皮质紧身裙加兔耳朵,你确认自己是在挑围裙而不是情//趣//服装?”

  

莱伊抬头看他一眼:“难道给他穿围裙不是为了这——”

  

“咳,吃饭!”苏格兰迅速打断他的危险发言,决定在事态变得更糟前穷尽词藻抒发一下自己收到礼物的惊喜,再顺便对两人轻视任务漫天走神的恶劣行径予以合理的敲打,然而一切为时已晚,波本面上浮现出羞窘与愤怒交杂的神情。

  

“莱伊!”他猛然站起身来,动作粗暴地卷起了衬衫袖子。“又要打架吗?”莱伊放下咖啡罐,在苏格兰惊恐的目光中弯起嘴角,“乐意奉陪。”

  

此后的咖喱与抱枕大战……苏格兰不愿再回忆。

  

总之养两只大型犬大概也不过如此。

  

苏格兰穿着那件姑且算是罪魁祸首的围裙,一边洗洗刷刷一边想到了他今天在社交媒体上无意刷到的宠物分享贴,发贴的家庭主妇半是幸福半是头疼地抱怨,哎呀,家里两只大型犬总打架,把到处都搞得乱七八糟的,清洁工作做起来十辛苦,但它们确实很可爱,也相当聪明呢,今天也有和狗狗们好好相处呢!彼时苏格兰总觉得有种微妙的即视感,此时他终于找到了这种感觉的源头。

  

砸了一地的盘子,无辜被牵连的食物,还有坏了无数次的椅子和沙发……

  

呵。今天也有和狗狗们好好相处呢。

  

苏格兰心酸地自嘲道,原来我是养大型犬的家庭主夫。

  

  

“抱歉,苏格兰。”

  

一切收拾妥当时已是深夜,苏格兰揉着酸痛的胳膊走进卧室,总觉得发丝上仍残留着柠檬海盐清洁剂的味道,波本和莱伊两人各自卷着被子躺在大床两端,一副决不与对方产生任何接触的坚定气势。明明年龄都这么大了还是幼稚鬼。苏格兰轻手轻脚走到床边坐下,忽然对上波本一双略带歉疚的眼睛。

  

“似乎又给你添了麻烦,”波本整个身子都裹在薄被里,只留出那双微微下垂的灰蓝色眸子,他眨眨眼,目光里闪着理亏式的体贴,“你伤还没好。”

  

“没事,我差不多已经习惯了。”

  

苏格兰无奈地笑了笑,他随手揉了揉自家竹马略显凌乱的金发:“你怎么还没睡。”

  

“在等你。”

  

波本的声音里夹着些许懒洋洋的困意,他鲜有在外人面前露出这副坦诚甚至有些可爱的面貌,苏格兰大概是他唯一的例外,他支起上身,借着晦暗的月光看向挚友受伤的小臂:“我说,苏格兰,你的手臂怎——”

  

波本伸手触上他的衣角,忽然话音一顿。

  

“应该很快就好了,嗯?怎么了?”

  

苏格兰有些费力地托着波本靠过来的身体,试图帮友人维持住岌岌可危的平衡,然而波本显然意不在此,那顆毛绒绒的脑袋又往他怀里拱了拱,波本加大了力气,甚至伸出两条胳膊环住他的腰。

  

“我说,苏格兰,”波本埋头在他小腹附近,说话呼出的热气隔着两层布料在肌肤上晕出一片温热,“你很喜欢这条围裙吗?”

  

“什……”

  

波本轻轻拽着他的衣料:“来睡觉还要穿着,大概是真的喜欢吧。”

  

啊。完蛋了。

  

苏格兰的微笑生生定在嘴角——那条该死的围裙,他竟然忘记脱了。他身体一僵,下意识伸手去拉后腰的系带,却被波本顺势攥住了手腕。波本把头贴在他小腹上笑出了声,一阵轻微的震动从肌肤相贴处传来。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这件。”

  

“喂,波本,等、等等——”

  

可惜对方并没打算听他的,他的大型犬一号整个人压了过来,沾着清洁剂气味的衬衫被隔着围裙撩起,硬质防水布刮在后腰裸//露的皮肤上留下微妙的刺痒,他试图向后躲,却绊到地板上乱七八糟的衣服重重摔进床铺。完了,推不开了……家庭主夫苏格兰一边狼狈地抓着被单,一边拼命仰头试图避开波本的摩摩蹭蹭。今天不行,真的不行,他身心疲惫,已经太累了。

  

他始终猜不到波本究竟是从哪里学到的这些,从青春期第一次被迫释放在对方手里,直到现在,他好像从没能成功拒绝过他的这位至交好友。今晚又要随波逐流吗,苏格兰感受着自己渐趋紊乱的心跳,抬手遮住了眼睛。

  

“起码轻点,波本,”他无谓地做着最后的坚持,“行行好,让我把围裙脱掉。”“好,”波本凑在他耳边轻声道,“我现在就——嘶!”

  

他没能说完,头顶的大灯倏然亮起,被强光晃了眼的两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只见莱伊抱臂站在开关边,摘掉帽子后的黑色长发显得有些凌乱。

  

“你是挑围裙,不是情//趣服装。”

  

他淡淡而意有所指地如此说,一支香烟在他指间不紧不慢地燃着,莱伊抬眼看向波本:“原来这就是你对非情///趣服装的定义。”

  

“……”

  

波本罕见地噎了片刻,他低头看着衣冠不整、面色泛红、努力扯着衬衣衣角的苏格兰,转而换了个驳斥角度。

  

“那也是粉红色比较好。”他理直气壮地如此说。

  

拜托,什么东西,这是聊这些的时候吗。苏格兰欲哭无泪地被压在柔软的被单间,在脑海中尽可能搜索着不甚愉快的出任务画面以压抑自己那令人尴尬的生//理反应,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莱伊也顿住了。

  

“……”

  

莱伊掐灭烟头,那双深绿色的眼睛转向他,自上而下、从头至尾地打量了片刻。

  

“喂,等等,不是吧……”

  

苏格兰看向表情古怪的两人,心中顿时升起一阵不妙的预感,然而随着莱伊一步步走向床边,他那不祥的猜测显然很快就要应验。苏格兰徒劳地缩着肩膀,床铺在他身下发出一阵杂乱的咯吱声。

  

“……确实如此。”在大难临头前的颤抖中,他听到莱伊这样说。

  

“喂,等等,我今天真的很累了,你们两个、不行,等——”

  

只可惜缴公粮不必讲基本法,在两人沉甸甸的阴影压下来之前,苏格兰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而毫无效用的抗议。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看来下次应该提前定好规矩的。

  

-

  

“今天放假,勿扰。”

  

转天波本和莱伊起床时,桌上没有平日惯例的日式早餐,只有一袋没冲的速溶咖啡、一罐牛奶,以及一张边缘潦草的留言条。一小片白纸上,苏格兰黑色的字迹格外清晰,仿佛是被原子笔用力写下第一遍,又余怒未消、愤懑深重地反复描画过。

  

“你惹他生气了。”莱伊一边戴上他那顶万年不变的冷帽一边如此说。“明明昨天强行要继续的是你。”波本反唇相讥。随后两人在空荡荡的餐桌旁无语对坐,清晨悦耳的鸟鸣此时却显得有些讽刺。许久,莱伊掂起那包可怜兮兮的咖啡粉,神态认真地问道。

  

“所以,现在是应该烧开水吗?”

  

“……”

  

-

  

可以工作,可以加班,可以卧底,可以出生入死,不可以做家庭主夫。而当集上述所有职责于一身,你大概率不会变成超人,只会拥有两枚浓重非常的黑眼圈,以及一顆过早就悟透人生沧桑的心。

  

之前从没觉得夏末清晨的阳光有这么催人入眠。苏格兰拖着沉重的身体,漫无目的地走出两条街,才想起自己基本上无处可去。平时没任务时他并不经常出门,除非是和波本莱伊两人练乐器或是去商店街买食材,但这种类似于离家出走的时候……

  

苏格兰看向街边橱窗映出的自己,无力地扬了扬嘴角。

  

……莫名好像无所事事的尼特族啊。买包薯片拿本漫画杂志就更像了。

  

组织著名杀手、令关东地区无数黑道人士闻风丧胆的苏格兰威士忌盯着闪闪发光的玻璃,陷入一阵自暴自弃的遐思。直到街边元气满满的推销员把几张传单不由分说塞进他手里。

  

“先生,欢迎光临XXX超级市场,今天有特卖活动,部分商品50%OFF哦!”

  

超级市场,听起来倒是一个可以消磨时间的场所。苏格兰看着传单上芹菜30%OFF的字样,忽然有点动心。

  

“还有当季新款餐具到货,全部享受低价折扣。”

  

什么,还有餐具。

  

苏格兰心神一凛,眼前迅速浮现出昨晚那满地碎瓷片的盛况,以及今早他试图冲泡咖啡却半天凑不出一只完整马克杯的惨状。其实他今早不是故意不做早餐就出门的,他也没气到那种程度,奈何巧夫难为无盘之炊。

  

扎着高马尾的推销员小姐眼见有戏,又及时凑上前补充道:“大件商品提供送货上门服务。”

  

大件商品,昨天被砸断一条腿的椅子……

  

苏格兰回过神来,仿佛在漫漫迷雾中重获人生方向的失途青年,无意识地攥紧了超市传单。

  

“那个、你说的超级市场,怎么走?”

  

-

  

人类的可悲之处就在于,他们总会被惯性支配,显然自己也是如此可悲群体的一员,还是症状相当严重的一个。

  

时近傍晚,苏格兰抱膝在沙滩上坐下,久违地给自己点了一支烟。他不知道自己此时的形象看起来是否颓丧,又或许他那刻意蓄起的胡须一如他最初的愿想为他带来了几分成熟可靠的气质——他猜现实情况更倾向于后者,毕竟没有嬉皮士青年会在海边看日落时还提着两只塞满居家用品以及食材的大包,几棵茁壮的特价芹菜倔强地从袋口支出一角。哈,居家男人的充实假期。苏格兰呼出一口苦涩的烟雾,心想三人同居生活究竟给自己带来了什么奇妙的改变。

  

不过最初提出同居的也是他自己——以改善波本和莱伊的关系、提高两人的默契度为缘由。谁知道后来会变成这样,该改善的没有改善,反尔自己夹在两人之间越陷越深了。

  

正常而言会这样吗?

  

苏格兰看着远方海天相接处渐渐下沉的夕阳,长长叹一口气。不得不承认,他潜意识里对那两个人的在意程度远远超出他自己的想象,所以即使波本和莱伊每日不间断地制造麻烦,他还是愿意去维护那个脆弱屋檐下的小小港湾。

  

“常叹气人会变老。”

  

一个熟悉的声音冷不丁从身后传来,苏格兰手一抖,险些将烟头掉落在沙滩上。“你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吗,莱伊。”他苦笑回过头,并未意识到自己此时的表情几乎带着些许纵容。“是你太专心了,”莱伊指间夹着和他同品牌的烟卷,神色依旧莫测淡然,“我在这里站了很久了。”

  

“没记错的话,我在字条上写了我今天休假——”

  

“我和波本出任务回来,”莱伊顿了顿,把重音特意放在了后半句,“今天没有吵架。”

  

“……噗。”

  

苏格兰忍了许久,终于没绷住漏出一声笑,他看着莱伊那张仿佛永远自信镇定的脸,敏锐地在他面颊上捕捉到一丝可疑的松动。

  

“你还有话要说。”他笃定地道。“的确,”莱伊点点头,“我们决定向你表达歉意。”

  

“言语形式?”

  

“不,行动形式。”

  

莱伊的目光投向海鸟洁白的羽翼,太阳要落山了,湿咸的海风撩起他如瀑的黑发,只有这种时候他才会显得不那么难以接近,或许是因为他比往日更温和的目光,又或许是因为别的什么。莱伊掐灭烟卷,简短道:“波本做了饭。”

  

“什……”苏格兰意外地睁大眼睛,随即在莱伊的脸上看到一抹类似笑意的波澜。

  

“我负责来接你。”

  

黑衣男人俯身提起两只购物袋,话音被海风吹得模糊而低哑。

  

“接你回家。”

  

-

  

家,苏格兰不确定那是不是一切问题的答案。但打开门的一刻,他嗅着烤蛋糕甜香的气息,心中还是陡然升起一阵仿佛中年上班族男人在职场摸爬滚打一天回到居所时的幸福与辛酸。

  

“你们还烤了蛋糕,”他半是惊讶半是惊恐或许还有那么一点点感动地回过头,“我的厨房……”

  

“你的厨房很好,”莱伊站在门口不紧不慢地换鞋,抬头指了指随意摊开在沙发上的烘焙教程,“波本说你喜欢这个。”

  

“我确实喜欢,”苏格兰被两人几乎洗心革面的转变吓到了,“我说,其实你们不必做到这种程度……”

  

“还好,这只是道歉计划的一部分,”莱伊脸上又恢复了那副莫测的神情,他把两只沉甸甸的购物袋提进屋子,转身走向卧室,“我有点事要处理,你可以先去厨房看看。”

  

去看什么,大型犬拆家现场实录吗?

  

苏格兰识趣地把这个问题咽了回去,最终还是怀着忐忑的心情走向了他那多灾多难的厨房,波本在里面忙碌,锅勺相击,叮叮咣咣。

  

“苏格兰,你回来了。”

  

也许是听到了他的脚步声,波本主动凑过来开了门,苏格兰面带演练好的标准笑容抬起头,却在目光相接的瞬间全身一僵。

  

“波本,那件围裙。”

  

他指着波本身上那件堪称噩梦根源的粉红色围裙,心中警铃大作,天知道他昨天穿着那片该死的布料被折腾到多晚。他以为自己不会再见到它了,谁知道转天晚上它就被清洗干净套在了自己友人身上——以一种近乎情///趣服装的形式。波本没穿上衣,至于下面他穿没穿苏格兰并不想思考。波本眨眨眼睛,笑得爽朗而无害。

  

“我们决定反省,你昨天显然不是自愿的,”他拽了拽围裙的荷叶边,“所以我们今天会以这种方式自我惩罚,也体验一下你的难处……”

  

……穿得这么坦然哪里算受罚?!

  

苏格兰不知道该不该收回目光,毕竟不得不承认波本此时的形象还算赏心悦目,但他很快就没心思考虑这些小事了。

  

“等等,你说‘你们’……”

  

脚步声在身后响起,苏格兰梗着脖子缓缓回过头,在看到来人的一刻彻底坐实了他的猜想。

  

“莱伊,怎么连你也……”他沉痛地扶住了额头。

  

托两位同居者的福,他终于时隔一日看到了那套传说中的紧身兔女郎围裙套装。

  

“体察他人的痛苦需要设身处地,如此才能感同身受,”莱伊捏着头饰上毛绒绒的黑色兔耳,开口依旧沉稳淡定,“这是我们能想到的最合理的反省方式。”

  

所以才说你们两人的脑回路和常人不一样吧!话说回来,这个休假日的末尾怎么又变回了平常那样,这完全算不上休假啊……

  

苏格兰深吸一口气,在复杂的情绪转变成实质性的头痛前走进厨房,决定先看看他那多少还有些令人期待的蛋糕,在他身后,波本和莱伊又开始了他们的日常争吵。

  

“我看苏格兰果然还是比较喜欢粉红色这件,莱伊,”波本得意地嘲讽道,“他看到你脸色都黑了。”

  

“我认为是你先吓到他的问题。”

  

“你说什么!”

  

“我姑且算得上擅长察言观色。”

  

“莱伊!”

  

……

  

类似的口角每天都在无差别上演。威士忌家的战争,今日也在绝赞上映中。

  

苏格兰小心翼翼地远离战火,在一堆乱七八糟的厨具间终于找到了属于他的草莓蛋糕,那两人大概真的是想要道歉,初次试做的甜品看起来意外的美貌,几颗饱满的草莓鲜红诱人,苏格兰看到了波本用果酱点缀的“Scotch”字样,以及莱伊用巧克力奶油歪歪扭扭写上去的平假名,他勉强能认出来那是一句“抱歉”。

  

“我说,你们两个别吵了,把那两件围裙换下来……吃蛋糕吧。”

  

苏格兰奇妙地感到被治愈了,并且在这间狭窄的、毫无舒适度可言的出租屋厨房看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概念。

  

那个概念叫做家。

  

-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自己不太再做噩梦了。

  

苏格兰躺在松软的被窝里,两位同居者折腾了一天早已睡熟,正在他两侧发出均匀绵长的呼吸声。月光从窗帘缝隙中透出稀薄而清浅的一缕,可他望向房间中静谧的黑暗,脑海中不再是梦魇中无数次出现过的哭喊与鲜血,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别的画面,喧嚷的,温热的,闹剧般的。

  

是吉他与贝斯和谐的共响,是lucky strike苦涩中泛着甜香的烟雾,是小屋中仿佛永不停歇的争吵,也是那些吻和心照不宣的信任。

  

就算好梦终究有醒来的一天,在黎明到来之前,他仍愿尽全力去编织构筑那些平凡又闪光的日常,直至真相浮出水面的那天。他知道自己并不畏惧最终的分别,只是在这样的夜晚,他也偶尔会感到一些不忍。

  

“这个假期会有多长呢。”

  

苏格兰看向天花板,回应他的只有一片荧白的虚空与夜风模糊的絮语,他在时钟指向午夜前睡去,嘴角仍带着一抹安心的笑。

  

“晚安。”

  

-

  

“我的一日休假结束了,一切回归正常。”

  

苏格兰系着围裙——浅绿色碎花棉布制作的正常款,站在流理台旁一边煎鸡蛋一边如此宣告。正在镜前系领带的莱伊闻言回过头来道,可喜可贺。

  

“你们两个如果能和谐共处我会更开心,”苏格兰把几个碟子放上餐桌,“今晚我有任务,会晚些回来,菜在冰箱,你们自己热。”

  

“好。”莱伊点点头,随手从餐桌上拿起一片面包,嘴角在苏格兰脸上轻轻一蹭。“早安吻?”苏格兰捂着面颊后退半步,唯独这个还是没有办法习惯。莱伊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有任务,我先走了。”

  

“唔,路上小心。”苏格兰挥了挥锅铲,方才被莱伊碰过的地方还有点发烫。

  

“晚上见。”

  

“卑鄙的美国佬,他又偷跑。”

  

卧室门在身后啪哒一声打开,波本趿着家居鞋揉着眼睛走出屋子,乱发支棱的金色脑袋拱进他肩窝。

  

“今天吃什么。”

  

“面包,煎蛋,”苏格兰捏捏竹马的脸颊,“去洗漱,波本。”

  

“你不生气了。”波本的声音仍带着点睡意。“我没生气,”苏格兰轻声说,“只是偶尔放个假,不必紧张。”

  

“那就好,”波本笑了,他转身走向卫生间,姿态放松地挥了挥手,“煎蛋要双面的。”

  

“知道了。”

  

苏格兰从架子上取出一颗鸡蛋,半是抱怨半是纵容地叹了口气。他望向窗外,莱伊的背影刚刚绕过街角,一抹黑色转瞬消融在盛夏末尾的青绿中。早高峰将近,居民区人流渐密,他们又一次无惊无险而万分幸运地开启了一日仿佛会永远重复下去平淡的日常。

  

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

  

  

-Fin

  

  

舒适区大鹏展翅了…写得匆忙没仔细检查,再次为所有ooc和bug致歉。

中秋假接近尾声,也祝所有读到这里的人都有安心之所,在紧绷的日常中也能有片刻喘息的精神假期。

顺致秋天的祝福。

下一棒 @林苑木林

评论(10)

热度(118)

  1. 共1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